文章列表

当年的那些禁曲是有多辣耳朵?!

时间:2016/12/19 16:28:41

一说起禁曲,首先想到的关键词就诸如:恐怖片、深度抑郁症、……

其实小编啥也不知道,小编能理解的禁曲就是:

1、太难听,被听众群殴致死。

2、被相关部门“谁”禁的。

3、故意弹出诡异的效果,其实是心理暗示。俗话说“曲不杀人,异人自尽。”譬如《忏悔曲》就是老和尚念经,《黑色星期天原版钢琴曲》可好听啦,but一首歌要40多分钟,强迫症觉不能接受的!(小编自觉暴露了什么)o(〃'▽'〃)o

        那些不利于身心成长的暂且不谈,据天朝文化部公布的黑名单的“禁曲”,不少都是含有淫秽、暴力等内容的黄色歌曲。而历史上,有不少经典曲目曾经也被拉上过“黑名单”,如甜歌天后邓丽君、齐豫唱过的歌也在其列。

Why?我们来盘点一下那些经典且熟知的禁曲。


1、《橄榄树》齐豫

        由三毛作词、齐豫演唱的《橄榄树》可谓家喻户晓,老少皆知。
        据说当时在台湾,审查人员认为这首歌的歌词“不要问我从哪里来,我的故乡在远方”中,这个“远方”指的就是大陆,会勾引听者思念大陆故乡之嫌,台湾当政者不允许有这种言论,而且歌中又反复提及“流浪”一词,有怂恿年轻人离家出走去流浪之嫌,所以没能通过。而官方最终给出的解释是:主题意识不明。


2、They Don't Care About Us》MJ

        这首歌是迈克尔·杰克逊的歌曲中遭遇争议最大的一首,最直接的原因是由于在歌词中有"Jew me"(我是犹太人)、"Kike me"(我是犹太人),其实MJ的本意是形容那些社会底层人民的待遇如同“二战时期的犹太人”一般,但却被误解为歧视犹太人。因此该曲在美国所有电台遭到禁播,而Michael也不得不为此发表澄清声明,并且用音效处理把这两句遮掩掉了。

        不断地重复"All I wanna say is that / They don't really care about us"(我只是想说/他们从来不在乎我们),这首音乐史上最大胆的作品,在这样的社会显然不能得到吹捧,但Michael Jackson还是用他无与伦比的创作才华将此曲的节奏发挥得淋漓尽致,事实上该曲成为了他的又一首经典之作。小编私认为这样找理由的化,MJ的give in to me》 MV应该也是禁曲吧。


3、《何日君再来》邓丽君翻唱

        邓丽君的情歌在那个年代一度被戴上“黄色歌曲”、“靡靡之音”等帽子,与喇叭裤、蛤蟆镜等一道成了老师家长眼中会“教坏小孩”的东西。

她被批判最猛的的一首歌除了《何日君再来》还有那首《蔷薇蔷薇处处开》。

        《何日君再来》创作于抗战期间,最初由周旋演唱。这首歌一诞生就不招国民党、共产党和日本人的待见。日本方面认为,这是一首抗日歌曲,“何日国军再回来”;国民党认定这是召唤共产党返回上海;而中共则把这首歌看成是上海堕落生活方式的写照。而实际,这不过是一名歌姬思念日本军人而作的。啊喂,那些“谁”想象力腻丰富鸟~

        邓丽君被解禁后,尤其是其辞世后,因为“君”字与邓丽君名字相同,《何日君再来》被认为是邓丽君最成功的歌曲之一,并常被用于纪念她。


4、《夜来香》 李香兰

《夜来香》由黎锦光先生1944年作词作曲,原唱为李香兰,李香兰在为自己写的自传中说:“尽管这首歌很受欢迎,但流行的时间不长”因为李香兰确实没有赶上好时代,当时抗战已经进入转折时期,日军几头作战疲于应付局势已经很糟糕,为了稳定军心鼓舞士气,日本国内规定只能播放阳刚气十足的歌曲,不准风花雪月谈情说爱的歌曲出现,于是夜来香日文版被禁。后来中文版也被禁止出售,理由是任何一首外国的软绵绵的情歌都会使风纪紊乱。”之后由于绵软的曲风和李香兰(原名山口淑子)本人的日本身份,被认为是日本侵略者麻醉占领区国民的歌曲之一,故被归入“靡靡之音”。

上世纪80年代初,《夜来香》因邓丽君的翻唱进入大陆而再度走红,却被认为是“精神污染”、“汉奸歌曲”因此被禁。而如今《夜来香》已解禁,越来越多的人翻唱这首歌,甚至被翻译成多国语言来演绎。


5、《小螺号》程琳

        这是一首描绘新时代海边渔家儿童生活情景的歌曲,歌词活泼动人,传唱度也非常高。而在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,邓丽君爆红,一些与港台歌星风格接近的大陆新歌手也在一夜之间被疯狂肯定,当年只有13 岁的程琳就是代表。她未脱童声的嗓音、演唱上吐字的功力使她成为“大陆邓丽君”,成为在官方禁播邓丽君歌时期的最好替代,虽然她没有翻唱邓丽君的任何作品,但是一首《小螺号》却因为唱法酷似邓丽君而被禁,程琳因为这首歌被勒令离开海政歌舞团转业回家。
        这首歌被解禁后,一度成为中国最着名的少儿歌曲,2008年10月24日,程琳的《小螺号》入围改革开放三十年流行金曲。


6、《坏女孩》梅艳芳

“他将身体紧紧贴我 还从眉心开始轻轻亲我 耳边的呼吸熨热我的一切”,这首《坏女孩》因为歌词相对“露骨”,最先在香港被禁。

然而由于观众呼声太高,梅艳芳在1995年广东的演唱会上又唱了这歌,媒体称歌词大胆敏感,内地某些官员不接受,认为有伤风化。直到1997,香港回归后央视特地邀请参加春晚表演才算是解禁了。



7、《热情的沙漠》欧阳菲菲

据台湾作家廖信忠回忆,80年代初,台湾实施严格的歌曲审查制度,未通过的歌曲要修改到合格才可以出版。审查歌曲每周一次,1979年到1987年共审查了320期,930余首歌曲遭禁。

歌曲被禁的理由不一而足,有的被认为是意淫、文词轻佻、妨害社会善良风俗的“靡靡之音”,有的则被认为是隐含政治暗示等。“我的热情,啊,好像一把火……”首后来风靡大陆的《热情的沙漠》被禁的理由是,歌中的“”太淫秽,对青年人有不良的影响,容易让人产生性幻想…



8、《军港之夜》苏小明

苏小明也曾被批为“靡靡之音”、“低俗”。1980年秋,苏小明演唱《军港之夜》一举成名,然而很快批判接踵而至。“曲调咿咿呀呀,没有革命气势,纯属靡靡之音”,“当兵就要提高警惕,我们的战士怎么能好好睡觉而不去站岗放哨”,“战士们要提高警惕保卫祖国,睡觉的时候都应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……

而《军港之夜》曲作者刘诗昭还记得当时老一代音乐家反对之声尤其大,甚至有人说,听到这首歌就像听到过去在三十年代的旧上海迎接外国水手的妓女。


9、《龙的传人》侯德健

《龙的传人》命运更是曲折离奇。

这首歌创作于1979年美国跟台湾断绝外交关系选择跟大陆建交的时候,歌一出来马上就变成国歌了。这么一首当局喜爱的歌,为了配合政策还是稍微有改动,就在“四面楚歌是姑息的剑”这一句,最原始的歌词是“四面楚歌是洋人的剑”,这洋人当然是指跟国民党当局断交的美国啦!当初明明说“愤而断交”,还怕歌词刺激到美国,所以“洋人”改成“姑息”。

But1983年侯德健偷跑到国内后,台湾马上查禁此歌,此歌上升到超越国歌的地位,变成全民族的族歌。这首歌唱进了20世纪80年代,突然有一天不能唱了,好像没有过这首歌一样。

民歌时代的歌手或作词者,对于国家和民族多多少少有着热切的情感,政治正确的歌曲也不少。侯德健还写过一首歌《山河还我》,这应该很合国民党官员的意,不幸还是被禁了,原因是:“歌名违背‘还我河山’的习惯讲法。”

 


10、童年》罗大佑

先得说下,罗教父是踩地雷踩的最凶猛的那位。几乎每张专辑都有被禁的歌曲,有的整张禁,早期台湾也禁,台湾不禁的大陆禁,两岸三地就香港没禁……《现象七十二变》《之乎者也》《鹿港小镇》《侏儒之歌》《五十块钱》《皇后大道东》《首都》《京城夜》《绿色恐怖分子》《美丽岛》《未来的主人翁》等

《童年》是最早引进的港台歌曲之一,因较少“意识形态色彩”而成为公开演唱较多的歌曲,看似如此小清新的歌曲随着“清除精神污染”的深入,《童年》也被批判。1984年5月25日《北京音乐报》发表了署名“任真”的《〈童年〉不是一首好歌》,认为:“在我们社会主义制度下,让我们的青少年口口声声地唱着情调不高的什么‘迷迷糊糊的童年’,什么‘孤单的童年’之类,能起到积极作用吗?”

还有问道:“在社会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,究竟用什么样的思想、情感、美学趣味来影响我们的青少年一代?是用共产主义、社会主义、爱国主义、集体主义的思想来教育青少年呢”还是“用台湾校园歌曲《童年》那样的情调和所谓的‘多样化’来‘化’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下一代?”

每当《童年》响起时,那种轻松、快乐、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,就会浮现在人们眼前。它让我们每一个人,回忆起记忆中最灿烂最快乐最美好的一段时光。它给人以希望,让人无尽的憧憬;它给人以渴望,让人无限的回味。